星期三, 八月 10, 2011

想飞



年少时,每天埋头苦读就为了成绩单可以让自己和父母神采飞扬。

谈恋爱时,就因为她的试探,你深情地回应她一句,她想也不想就让自己相信你会为她做任何事,甚至是飞到天上去,将心仪的星星摘给她。

踏入社会工作,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似乎赶不上别人,于是你便想尽办法搓人肩膀,恨不得有人马上给你插上一双翅膀,从此便能平步青云,飞跃蓝天。

结婚时,在亲友的祝福声中,在太太的嘘寒问暖中,你找到了长大成人的优越感,你的一颗心轻飘飘的,好像随时会升空。直到孩子的出现,让你发现原来两人的世界比较清静、甜蜜,但久而久之,才发现孩子可以让你变得脚踏实地,不再想飞。

中年了,事业如果还没展翅高飞,那就别想太多了,此刻最重要的还是稳住现状,走一步看一步,总好过有脚没路。倘若事业如日中天,切忌飞到忘了回家陪陪妻儿,更不要小觑健康开始走下坡。

年迈时,别说是想飞,有时连正常的步行也成了一种福气。最后,想不想飞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飘荡在空中的何止是空气,还有你那支离破碎的记忆。

想飞,是人之常情。能飞,当然幸福。在乎飞得高不高的大有人在,但又有多少人在乎你飞得累不累?


摄影:辉煌
原载于新加坡《生活》月刊2011年6月号

标签:

给痛苦一个时间表?


朋友丧妻之痛难耐,于是付诸宗教,果然心灵有了依靠,但也许是功底尚浅,没多久又被悲痛淹没。望着两个孩子,总算找到一丝的意义感,孩子睡觉了,一颗心又坠入无垠的苦痛思念。没多久,除了宗教,他也开始借酒消愁,而且还上网为亡妻开设一个纪念面簿,将妻子生前的许多照片和故事上载,说其实是为了收藏给孩子将来长大后,有个怀念妈妈的平台。

朋友们有的赞,有的觉得这样只会加深苦痛的回忆,尤其深怕他饮酒成性。就这样过了一个月,有一些朋友似乎对他终日的忆念逐渐失去耐心,面簿上开始出现了劝阻的声浪,希望他早日走出阴霾,停止饮酒。

虽出自关怀,但他对朋友的劝告感到压力,深感没有一个朋友了解他的痛楚,心理反而变得更孤单,与他们产生距离感。老友凌云感受到他在面簿上的语调,即刻通过电邮和他交谈,才知道他每次隔天酒醒后,对孩子和网上生意依然无微不至地照料,因此觉得没必要劝阻饮酒之事。

不过,在这事事讲求效率的年代,另一名朋友彼得甚至以专家的口吻,在面簿上告诉他多一两个星期就好走出疗伤期,否则就是自怜过度了。

“疗伤也该有个期限,否则痛苦自找,何苦?”

凌云看了回应他道:“痛苦能否衡量?”

彼得:“不能。”

凌云:“既然不能,又如何预定时间表让它消亡?”


摄影:辉煌
原载于新加坡《生活》月刊2011年5月号


标签:

星期四, 七月 21, 2011

你累了吗?





图/文:骆辉煌

标签:

星期三, 七月 20, 2011

最浪漫的三个字





景点:香港山顶
图/文:骆辉煌

标签:

星期五, 四月 29, 2011

令人感动的鸟兽

生离死别,飞禽走兽与人类同感悲痛。这次是意外造成,更多时候,是我们造成。如果你看了感动,或可考虑,从今天的餐桌上制止这类悲剧的发生,好吗?:

"令人感动的鸟兽"视频在以下网址: 

http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MjU3NjM1NDgw.html

标签:

星期六, 四月 09, 2011

姑妈

客厅的电视声与亲友的笑声难得融洽,另一角的麻将声此起彼落。厨房里几个大厨阿姨忙着切磋厨艺,堆积在餐桌上的饼干与饮料并不阻碍厨房香味的四溢。屋内的小孩忙着讨红包、拆红包,屋外的小孩逗小狗玩乐,熟悉的农历新年场景,熟悉的喧嚣。

数十载过去了,年少时感觉还好,现在则无法适应这种被绚烂化的喧嚣。然而,我不太介意,因为大家难得相聚,一起为着无聊的话题而笑声四起,况且家里也需要一个“司机”提供往来亲戚家的载送服务。只不过,日子久了,人偶尔也想挣脱环境做回自己。终于,给我听到了一句乡村名言:“福建人的年初九大过年”。哈,总算一年当中有个日子大过年初一了吧!于是,当我对喧嚣感到过敏时,就会刻意等到将近年初九才拿假回乡,过个只有炮竹声响连天的福建人农历年。

无论是什么决定,总会有得有失。多次的年初一在家过年,亲戚们令人疲劳的关怀轰炸,总是离不开姻缘和生子问题。让我在拜年时感到依依不舍的是一双布满皱纹的双手,因为它们总是很温暖地紧握我的手。姑妈粗糙的双手是常年劳作的印记,她的嘴巴总是带着浅浅的微笑,眼神的诚恳从没经过雕琢。可能知道我喜欢吃饼干,每当大家在谈论经济或政治话题时,她就会靠过来在我耳边轻轻问道:“你肚子饿吗?要不要吃姑妈烘焙的饼干?”

每当见我咬着香脆的饼干吃得开心之际,她就会递来饮料松口问:“在新加坡工作累不累?”不待回应,她接着又问:“要不要吃另外一种饼干?姑妈还做了很多不同的呢”。说已,她就忙着进出厨房,搬出各种不同的饼干,然后要我走的时候记得拿几罐回家吃。

姑妈读书不多,家财也不厚,性格内向不善言辞,但却最懂人心,也最贴心。每当她问我一个人在新加坡生活是否辛苦时,我感受到她其实是关心我的姻缘,只是不知如何表达,也不喜欢强迫别人听她的看法。因此,我告诉她,如果有女友,一定带去见她,她听后笑眯眯,拉着我的手轻拍几下。


原载于《生活》月刊2011年2月号

标签:

星期二, 三月 22, 2011

松手的力量



与末期癌魔奋斗了大半年,珊从没在丈夫、孩子和母亲面前掉过一滴泪。姐姐和好友在她身旁日以继夜轮流照顾她,只听过她皱起眉头要求医生增加吗啡的剂量。最后一次去探望她,从窗口照射进来的微光中,我仿佛看到了她最后的愿望竟然是希望可以早一点与世长辞。

两个星期后,珊走了。应好友之前的要求,也为了给珊送行,我买了当天的机票赶回去。抵达好友的家已经是夜晚,还好赶上了最后两个小时的宗教念诵仪式。珊的样貌安详,甚至像是在咧嘴微笑,表现出解脱身体苦痛的轻松。

好友在珊的棺木旁摆放了一个数码相簿,放映他们一家人的开心生活照。好友解释说,这是珊生前的愿望,她希望每个来拜祭的亲友都能记得她生前最开心的样子,以提醒大家无须为她的辞世而感到悲哀。

果然,本来以为会看到愁云惨雾的景象,相片反而吸引了我们的目光,好友向所有来访者讲述有关珊开心的生活小故事,讲得起劲,大家似乎忘了悲伤,都因珊的坦然而心生感动。

珊的公公和婆婆离婚了三十多年,从没在同一个场合出现过。说也奇怪,在珊的丧礼上,首次见到两位老人家毫不避嫌地坐在隔壁桌。直到珊的火化仪式后,大家依礼俗到餐馆用餐时,他们都和气相处,只是不见他们交谈或打招呼。好友见状仍感欣慰,毕竟冷战的人,不避见已是跨出一大步,他说这是珊的感化力。当珊病重时,他们各自来探望,珊深感他们之间的恩怨非一日之寒,因此没有要求他们握手言和,只是很平淡地分别要求他们不要在她的丧礼上刻意躲避对方。

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。珊平时不爱发表高论,但性情开朗、善解人意。在她歌颂生命的豁达胸怀里,大家终于找到了一片天地,可以安心地将她放下,从此任她自在地遨游了。



摄影:辉煌
原载于新加坡《生活》月刊2011年4月号

标签:


两年前,她有好几次大解时发现有血,当时正好患了痔疮,诊所的医生误以为痔疮所致,因此没有进一步作检验。直到后来排便越来越不正常到医院检查,才被验出患了第三期肠癌。她在接受手术后做了12 次痛苦的化疗。之后,她每天尽量食用有机食品,并且早睡早起做适量的运动,同时也开始勤习气功。

就这样维系了一年风平浪静的日子,她的健康逐渐好转,自己也感到信心满满。叔公去年4月因肺癌入院,她和丈夫也到医院去和嫂嫂分享调理癌症的心得,并且鼓励他们不要放弃,因为癌症不一定是绝症。

不料,半年后她不幸患了子宫癌,手术后她的身体开始走下坡,医生要他丈夫做好心理准备,因为她的肠子里的恶性肿瘤又开始肆虐了。不久后,由于肿瘤导致消化不良,肚子不断肿大,无奈被迫再动一次切除手术,手术后医生强调那将是最后一个手术,因为她的身体过于虚弱,已经无法再承受了。从一开始,她的痛苦难耐,但她都表现得异常坚强,从没在丈夫与母亲面前掉一滴泪。

一个星期后,部分肿瘤穿过肠壁,导致大出血,医生说她的性命随时可能不保,家人闻已悲痛涕泪,她丈夫尤其感到不舍,找我们一班朋友联系各宗教界为她祈福。

年初九叔公安详地走了,帮忙办理叔公的后事后,我去探望她。进入房内,只见她奄奄一息痛苦地躺在睡床,整个人瘦得皮包骨,而且面无血色,与床尾墙上挂着的漂亮婚纱照形成强烈对比,这是令我久久无法忘怀的一幕,一阵难以形容的辛酸无情地涌入心扉。

为她念佛回向后,她的丈夫和母亲告诉我,虽然极度不舍,但如今却很希望她能尽快上路,免得继续遭受痛苦的折磨。

回家前,我与她告别,终于禁不住轻轻问她有没有什么话想说,她吃力地眨了一下眼睛,望了我一眼,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句:“I just want to go (我真的很想走)。”


摄影:辉煌
原载于新加坡《生活》月刊2011年3月号

标签:

星期六, 一月 15, 2011

废寝忘食

时间是下午6点,场景是一家翻译公司。

马克和2名员工在6点准时下班,另一个部门的主管霍基和他的3名员工则留在办公室埋头苦干,死命地忙碌到晚上10点多才用餐,直至凌晨2点多才下班。回家前,霍基刻意发了一个电邮给老板,说了一些与工作不太相关的东西。

隔天,大家抱着疲惫的身心,在早上9点准时报到。就这样,霍基和下属每个星期至少有2天需要开夜车,久而久之,养成了习惯。

有一次开会时,霍基自诩自己和下属是最勤奋的办公室斗士,企图讨好老板。

“你看,我们这组人为公司尽心尽力,每星期至少2天工作到凌晨才回家,不像有些人,6点马上不见人影。”

老板听已好奇地望着马克,马克只是低头微笑,还未及反应,霍基就插话。

“当然啦!不是每个人都会为公司作毫无保留的付出。我们没有加班费照样加班,总之就是特别小心,一直更改翻译文,直到感觉完美为止才下班。”

老板点头似乎心有所感,马克依然沉默,好像习惯了霍基惯性的指桑骂槐。

不一会儿秘书拿出两本书交给老板过目,正是他们两个小组的翻译作品。老板大略瞄了几段,放下手中的书,也拿下了老花眼镜,眼睛直往霍基方向看去。

“好!两本都翻得不错。”

数月后的工作表现成绩出炉,只有马克的小组有人获得提升,霍基心有不甘,于是向老板问个究竟。

“我们废寝忘食地工作,无功也有劳,怎么没获升,反而是那些准时下班的人获益?”

老板不回应,反而把马克叫到办公室来问话。

“你知道为什么我只升你的人吗?”

憨直的马克低声地回答道:“谢谢老板的赏识,我相信大家都一样勤奋工作,应该是常年预算不够升两组人的原因吧?”

老板拖着下巴看着怒火难息的霍基,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“把工作做好准时出版,你们都做到了。这次的提升结果,是要告知全公司,我们管理层希望看到的是高效率的优秀表现,不是废寝忘食以后才出现的良好表现。”

讲完这个故事,突然想起了乡村一位老者的话。

“忙碌,为了三餐。工作,为了屋顶有个盖可以睡一顿好觉。”
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后记:孔子因为勤学而废寝忘食,表现的是努力不懈的学习精神。今人为了讨好上司而叫下属一起废寝忘食,歪曲的价值观令人啼笑皆非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摄影:辉煌
原载于新加坡《生活》月刊2010年5月号

标签:

数字游戏

2010年最让人心动的日子莫过于10月10日,许多喝过洋墨水的新人也同样追求在当天共结连理,欲讨个十全十美的好兆头。朋友小V也刻意选在当天注册结婚,并且要求我和两名朋友一起帮忙拍照。

婚后,大家在看照片时,小V赫然发现有一张接吻照刚好是在上午10时10分10秒按下快门,这可不得了,因为数字合起来就代表着他们是在10年10月10日10时10分10秒礼成接吻!这十全十美的霎那可遇不可求,于是她兴奋不已,赶紧急电老公来看,大家就这样乐得合不拢嘴。

回家后,我再将其他人的照片仔细看了一遍,果然是三架单反相机之中只有我那架捕捉到那一秒钟。然而,其他相机虽只相差了一两秒,但那些照片都是新人在听主婚人讲话的表情。由此看来,应该是我那架相机的时钟调慢了,又或者他们两人的调快了,但这些都不重要,两个新人拿着那张照片,马上在“脸书Facebook”告知天下,各界朋友的恭喜与羡慕之语顿时塞暖了他们的心。

小V事后偷偷跟我说,她之前本想要求我们捕捉那一秒,但因担心我们感到压力而选择不说。其实,当时我瞄了一下手表,发现时间差不多了,于是本着“有杀错没放过”的怕输心理,不管三七二十一不停地猛按快门,终于碰巧逮到那一秒。虽然个人不信数字这一套,但见她们开心,我反而更开心。至于我的相机时间是否标准,我也懒得对照,毕竟阿Q精神这个时候最好用,反正大家开心最重要。

数字是否有什么含义众说纷纭,但数字好听相信没人会反对。有人全面排斥数字游戏,我宁愿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追求安心、舒适的基因,什么因素让自己感到安心、什么能让自己更快乐,当然就成了下意识里最根本的追求。只要不严重违反理性生活,为感性世界里注入一些开心事也无伤大雅。


摄影:辉煌
原载于新加坡《生活》月刊2010年12月号

标签:

因为爱

通过爱之病行动小组的安排,我面对面采访了HIV病友迪娜(化名)。她才刚踏入会议室,我不假思索伸出右手与她握手问好,她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,但还是腼腆地伸出右手,我感觉她的手掌和双眼一样疲弱无力。

行动小组的辅导员告诉我,在丈夫病发入院治疗期间,迪娜非但没有抛弃他,而且一直伴其左右,无微不至地照顾他,同时还得照料孩子,直到夫君在1997年病逝为止。由始至终,迪娜的丈夫都不承认有不忠的行为。

“我相信他!虽然开始时很懊恼,但至今我仍然相信他没有做错事。”迪娜坚定的眼神让我感受到她对他的爱与关怀,足以包容一切,甚至是承担生死的负累。

“他一直是那么的关爱我,虽然在工厂当操作员的薪金不高,但他仍然对我们的未来计划周全,什么事都和我商量,坚持等到存够了钱才生孩子,而孩子出生后也对他关爱有加。”

迪娜的英语不太灵光,因此间中穿插了一些马来语,但语调始终如一,十足慈母的口吻。

“他烟酒不碰,更不可能吸毒,人的精神也很好,直到出现症状才被验出来是患了后期的HIV病毒。说实在,我迄今也搞不清楚为何他会不幸患病?”

我听已,心中纵然有几种解读,最后还是选择默默听她讲下去。

“我是一名兴都教徒,我每天向神祷告,希望孩子在毕业后能够勤奋工作,做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,并且在成家后做个好丈夫、好父亲。”

我好奇问她可有为自己祈愿些什么?她咧嘴苦笑低着头说:“这个时候,也不需要什么了,只求减少疼痛就满足了。”


摄影:辉煌
原载于新加坡《生活》月刊2010年11月号

标签: